《守望先锋》电竞圈最近并不平静。从9月开始,短短三个月内,Liquid、iG、Rogue、MY等数支中外知名战队接连宣布解散或停运《守望先锋》分部。

谈及原因,战队发言人或多或少指向了资本层面——过高的参赛成本、较低的奖金回报以及他们难以获得顶级赛事守望先锋联赛(OWL)的参赛资格。

1.jpg


在《守望先锋》设想的赛事体系中,OWL处于天花板位置,还高于世界杯

《守望先锋》电竞真的“病”了吗?OWL还没开始就要先来一曲《凉凉》?针对这些疑问,《守望先锋联赛》主席Nate Nanzer日前来到中国接受媒体采访,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像NBA那样运营守望先锋联赛”

先来了解下,什么是OWL。在Nate,或者说暴雪的设想中,OWL是一个类似NBA联赛的顶尖赛事,职业战队根据所属城市划分为两大赛区,在6个月内每支战队需要在主客场打满40场常规赛,排名前6的队伍获得季后赛资格,争夺赛季总冠军。

根据这一设想,期望形成观众每周有赛事可看,职业战队依靠主场门票、周边等获得不菲收入,《守望先锋》则可以像传统体育那样长期运作的三赢局面。

2.jpg

OWL目前唯一赛场是洛杉矶的“暴雪竞技场”,未来每支战队需在他们所属城市修建主场

Nate把2018年称为“打地基的一年”,OWL第一赛季将在1月份正式打响,联盟赛事奖金早已公布,而战队收入分配池也开始累积,周边、社区、战队皮肤(玩家购买支持战队发展)甚至线下场馆都将逐步跟进。

“所有战队都有权分享联盟的总利润,而且在他们的主场,还有额外的门票、周边等收入。”Nate说“我们乐意看到战队有良好的盈利,《守望先锋》的目标是像传统体育那样,你在5-10年之后还能看到它的比赛,而不是打一下就没了。”

“2000万入场费只是谣言,2018年OWL就扩军”

虽然看上去很美,但OWL面临的第一个,导致大量战队放弃的问题在于,目前全球只有12只战队能参与到赛事中,而且这12个名额分别归属于大型赞助商,并不是靠打比赛获得。

因此网上有一种说法叫“两千万美元入场费”,即想要获得OWL参赛资格,必须先花至少2000万美元的品牌赞助费向暴雪买。

3.jpg

第一赛季的参赛队伍,背后都有大型资本支持。比如左一的上海龙之队就归属于网易

“对于网上的传闻或者谣言,我们不做评论。”谈到此问题时,Nate做出了明确否认。

回归到战队参与门槛的问题,由于采取类NBA大联盟的模式,参加OWL的战队需要有实力更强、更稳定的赞助商,而不是像其它电竞游戏那样小打小闹。

“你们说战队(因为没钱)没办法参与到OWL里,我认为并不准确。”Nate表示“欧美有很多实力强大的传统企业,他们对电竞很感兴趣,我们愿意为战队和他们牵线搭桥。”

在暴雪的计划中,2018年春夏就会公布联盟拓展的一些消息,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新增战队将挂名到OWL中,在2019年正式参赛。

“一些战队想靠《守望先锋》赚快钱,暴雪希望与价值观更相符的战队合作”

如同文章开头所说,不少战队将解散《守望先锋》分部的原因归为“资本”,理由之一在于比赛奖金太低,甚至出现“多次夺冠,仍然无法收支平衡。”

Nate在采访现场公布了一系列2018年对俱乐部、对电竞生态的扶持计划,包括更多的比赛和奖金,提供有条件的财政激励来稳定战队经济并巩固他们自己的品牌和粉丝基础。但他并不太认同“奖金过低”导致战队解散的说法。

4.jpg

2017年中国守望先锋联赛OWPS年度总决赛冠军战队MY,因入不敷出宣布转型其它项目

“对于一些战队转向其它游戏,我们表示遗憾,但他们背后的动机我们无法去深究。现在市场上有很多游戏,他们的研发方也好,发行商也好,有很多的市场预算去吸引战队玩他们的游戏,暴雪对此不想做过多评论。暴雪愿意提供更多的激励和支持,但我们不想为了人气而人气。电竞对我们来说不是为了推销游戏而做的副产品,我们对做电竞是严肃而且长期的。”

上一篇:2020全球电竞运动领袖峰会暨腾讯电竞年度发布会

下一篇:电竞火烧到冰球圈!守望先锋联赛迎来NHL球队老板

相关文章